东诚药业(002675.CN)

东诚药业25亿元商誉创新高 核药呈颓势高管精准减持

时间:20-08-19 07:31    来源:金融界

8月7日,烟台东诚药业(002675)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002675.SZ,下称“东诚药业”)公布了2020年中报,伴随着营收16.5亿元(同比增长24%),归母净利润2.2亿元(同比增长23%),同日,东诚药业员工持股平台宣布清仓减持。公司股价掉头向下,绵延了近四个月的涨势戛然而止。“业绩不符合预期,核药业务发展几年了,仍然不及预期。”股吧中,有投资者为这次阶段性下滑写下注脚。

东诚药业何以至此?《投资者网》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,并得到了相关答复。

积累了大量商誉

公开资料显示,东诚药业以制造肝素原料药起家,自2013年开始,该主营业务景气度下滑。随后几年,公司通过一系列快速并购,迈入了制剂、核医药领域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安迪科,将安迪科纳入囊中,使得东诚药业一跃成为我国核药双寡头之一。

在安迪科的助力下,东诚药业毛利率在2019年升至59%高位,相比2014年转型之初几乎翻倍。即便如此,东诚药业依然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泥淖中,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4.8%至1.55亿元。

原来,在快速并购的过程中,东诚药业积累了大量商誉。截至去年上半年末,公司商誉升至27.32亿元的新高。2019年末,公司对中泰生物、大洋制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.72亿元,两家公司主要业务是原料药与制剂产品。

“两家公司处于行业底部,中泰生物去年因搬迁没有生产和销售,导致业务下滑。”东诚药业告诉《投资者网》:“去年计提减值的两家公司今年发展良好,未来大概率不会再计提减持;其他公司业绩足够支撑商誉。”

要成为核医药领域阿里?

事实上,商誉风险并未就此结束。

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东诚药业商誉仍达25.78亿元,其中安迪科就贡献了12.35亿元。根据约定,今年安迪科还需完成1.45亿元扣非净利润的任务,同比增幅为19%。

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东诚药业核药产品营收同比下滑22%至4亿元,其在营收中占比也从往年的40%左右,下滑到仅24%。而该业务毛利率同比减少4个百分点至79.7%。

以此推算,安迪科上半年净利润大概率出现下滑,下半年无疑压力巨大。

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东诚药业核药业务下滑是情理之中。由于涉及放射性核素技术性和安全性,我国核药生产、经营企业均需经国务院国防科技工业主管部门审查同意,5年期满前必须重新提出申请。

同为行业翘楚,与鳌头独占的竞争对手中国同辐相比,东诚药业综合实力仍有不小的差距——中国同辐大股东是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。

根据东诚药业收购安迪科时披露数据,2015年,中国同辐与安迪科的市场份额分别为70%、30%;2016年为60%、 40%。安迪科之所以能步步紧逼,是因中国同辐的一贯策略是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建设核药房,而安迪科则另辟蹊径,在二三线城市布局。

由于核素放射性核素均有半衰期的特点,需要不断建设核药中心,用以经营短半衰期核素药物的生产配送基地,否则核素将会失效。

2018年年初,东诚药业实控人由守谊放出豪言:“东诚药业要成为核医药领域的阿里。公司将在现有的30个核药房基础上,未来3年再建30个核药房。”

然而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东诚药业2020年年中报显示,公司已投入运营7个以单光子药物为主的核药中心,14个正电子为主的核药中心,正在建设14个以正电子为主的核药中心。

除审查程序繁杂、没有央企背书等劣势以外,东诚药业账面资金不足或也是致因之一。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,公司货币资金为5.08亿元,一年内要到期的借款就超过8亿元。

《投资者网》研究发现,中国同辐近几年不仅增加了二三线城市核药房的数量,且不少在建工程与东诚药业所披露的几乎重叠,双方已长沙、青岛、石家庄等地短兵相接。

随着中国同辐的不断逼近,未来东诚药业拓展市占率的难度有增无减。

股东精准减持

中报刚刚发布,高管们就迫不及待地宣布减持,进一步加剧了股价下滑的压力。

东诚药业8月7日公告,第八股东厦门鲁鼎思诚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,拟清仓减持不超过约1001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.25%。

根据企查查数据,鲁鼎思诚是东诚药业的员工持股平台,由上市公司实控人由守谊控股(持股46%),其他持股人为高管或离任高管,如财务总监朱春萍(持股5.8%)、离任董秘白星华(持股5%)。

“高管们通过鲁鼎思诚入股时,不少人通过银行或其他机构贷款,利率偏高、有的甚至高达10%,如今减持是为还债。1000万股在总股本中占比较小,何况不减持承诺期已过。”东诚药业董秘办告诉《投资者网》。

但高管们似乎并未到资金捉襟见肘之时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由守谊年薪为80万元,朱春萍年薪50万元;上市公司目前质押比远低于警戒线,由守谊的质押率仅31%,最新一次的质押停留在2019年9月,其他高管未质押公司股份。

早在2019年8月,鲁鼎思诚就退出意愿明显,伴随着减持,公司还在导演一起“回购”大戏。

彼时,公司宣布鲁鼎思诚拟在半年内减持不超过1400万股,不超过总股本的1.75%。而与此同时,东诚药业不断发布回购进程公告,内容均为“公司已完成回购专用证券账户开立等事项,公司暂未回购股份”。

原来,在2019年年初时,东诚药业在股价已持续了近一年阴跌的背景下,宣布拟回购护盘,即在一年内以不超过10.5元/股回购股份,耗资在1亿元至2亿元之间。

但东诚药业随后就松了一口气,公司股价不久高歌猛进,2019年全年累计涨幅达到105%。于是直到今年2月,东诚药业一股都未买入,理由是:“期间仅有5个交易日的盘中股价低于回购上限10.50元/股;公司回购股份的时间窗口极小。”

而此次鲁鼎思诚已完成减持。

业绩或难支撑股价

股东减持无可厚非。随着二级市场不断升温,东诚药业估值已升至两年来最高,业绩或难以支撑股价。

截至8月7日收盘,东诚药业今年累计涨幅已超70%。动态市盈率和滚动市盈率达到50倍、112倍,在Wind西药板块中位于前20%。

东诚药业董秘办也坦陈:“今年上半年业绩上涨的主因是原材料价格提升。”与核药业务的颓势形成鲜明对比,其肝素钠原料药业务上半年营收为9.43亿元,同比增长78%。

华金证券分析,肝素钠原料药增长较快,很大程度上受益于猪瘟导致的肝素价格上涨。2019年6月至今年6月,肝素价格从6000美元/千克左右涨至10000美元/千克。

肝素钠原料药的原材料为肝素粗品,提取自生猪的小肠。这也意味着,一旦生猪市场恢复正常,东诚药业的肝素钠原料药业务大概率将从高位滑落。

其他财务数据亦透露着风险。

如研发投入偏低。2017年至2019年,公司研发支出分别为6886万元、8542万元、8871万元。2020年上半年,公司研发支出为5847万元,其在营收中占比仅3%。

《投资者网》从东诚药业方面得到的回答是:“从下半年开始,研发将大笔支出,在这之前公司先要保证现金流。”

但,事实上,公司现金流并未能得到保证。今年上半年,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同比减98%至532万元,财报称主要是销售增加但回款未到账期。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已经达到11.34亿元,创历年中报最高值,去年年末为9.86亿元。

与赊销一并而来的是高销售投入。公司今年上半年销售费用达到3.21亿元,超过净利润1亿元。

“东诚药业并购的公司均有大量的销售费用,使销售费用率直线上涨,可以预测,未来公司为销售制剂类和核药产品仍需要花费较高的销售费用。”贝壳投研分析师表示,“若销售费用的增长速度高于企业的销售收入的增长速度,说明公司的产品面临着较大的市场竞争。”